:: RECENT MURMUR ::

:: CALENDAR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16 - 05  >>
:: NEW ENTRIES ::
:: COMMENTS ::
    【澳門藝穗節】異國.異夢(舞蹈)
    希臨 |
    【Making of《#抉擇代理人》:最黑的黑色】
    | Zoe |
    新的舊書
    john |
    2013-05 Moments ☯ Make a Wish
    Vanilla |
    2013-04 Moments ☯ Easy
    rona |
    2013-01 Moments ☯ Happy New Year
    |
:: CATEGORIES ::
:: LAST YEAR TODAY::
    去年的今天沒有記事...
:: ARCHIVES ::
:: LINKS ::
:: Search Box ::
    搜尋blog內文章:
    搜尋伊靛園或Google:
:: OTHERS ::
    處理時間 1.989677秒
    其他統計: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觀禮絮語


今天,專呈到愉景灣酒店,參加she.com年代舊同事C的婚禮。去這地方對我來說真的超遠,只為觀個禮有點無以為繼,而且本來天氣報告預計稍後會有狂風雷暴,結果一直都天朗氣清,即使很熱很曬,總算是很美好的一天。

在she.com工作已經是2000-2001年的事,當年幾位舊同事後來都有在FB上再聚。全部人都已經結過婚,有些準備迎接第二名孩子了。坐在教堂內,我亦再也沒有感動,只是單純地替C高興,因為他是我們當中最後一個簽紙的。不過同時我也在想,因為喜事再聚差不多都成事了,未來也許就開始為白事而再碰面。我沒有貶意,當然正常來說這不會是很快會出現的事。

看著有了孩子的舊同事,除了只能寒喧不出三句,我便會自覺地退下。這純粹是我個人的問題,現在我比肯定有兩種人是我不會主動交往的,第一種是剛開始拍拖頭兩年的人,另一種是有了小孩子的人。理由真的很簡單,這兩種人除了身邊的人和同類(即也是剛拍拖或有了小孩子的人)之外,一般來說都看不見世界上有其他人存在,就算跟你談話,話題也只會回到男女朋友或小孩子身上,這就是他們的宇宙了。


說回婚禮,能再見到幾位舊同事,即使我沒有主動說很多話,而且禮成後沒多逗留便走了,但我真的非常高興。大家都沒改變很多,能再次以這樣的組合重逢,是真的非常教人安慰,而我更是單純為我們幾個本身、不為伴侶更不為小孩而安慰。當年的印象,就是由這幾個個體組成的。我只能說請恕我多年沒再有同事了,對於跟人寒暄很不在行,就算我的笑容再充沛都好,表現還是來得比較冷淡。

雖然我想到也許再來就是為白事而聚頭,但這夥人並不會,真的,就算要走了,也不是那種來送別的情誼。

所以,今天可能就是有生之年,最後,一次,見面了?

我真的只是純粹這樣覺得,是這樣的。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Nothing for Granted

這陣子一股腦兒在衝下本書,打算搞搞新意思,畫圖畫書(還未定位到底是繪本、漫畫還是甚麼類型)。想想容易,做起來極難,我是知道的。不過開始了一個星期,已經沮喪得虛脫。

今晚有機會跟拍檔聚會,本來沒打算多說的新書計劃結果還是和盤托出。不說並非因為玩神秘,而是我也未知道到底這書能不能如自己所想的那樣呈現出來。是真的想想容易,做起來極難。說了,顧慮又再多一項--到底這樣的書合不合乎拍檔的出版理念呢?我事前完全沒有想過這個問顯。

拍檔的心血是個很好的品牌,所做的書都有其存在意義,而且都不是為利為名,純粹專注文化,極有出版的道義。所以我一點都不認為我做出來得就一定得在這品牌下推出,我的顧慮不是自己,而是兩者應有對等的火花。

當然,我也不會把自己的作品去遷就出版社的理念,因為這是沒可能的。況且,我覺得我們本來就是方向一致,才一起走到這一天。

只是,如果有天,我寫的畫的東西,再也沒法被任何一家出版社接納,我也一點兒都不會失望。我已經堅持過了,早就料到這一天應該來臨,只是它還沒有。這不是絕望,反而是豁達。

Nothing for granted.

我會盡力的,只要問心無愧,便nothing to lose.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

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
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

[圖.文] 靛

完成極光之旅後,本應回家的Nina決定跟Nino繼續旅程,來到地球另一端,南半球的世外桃源--紐西蘭。
兩人成為旅伴,也學着成為伴侶,迎向離地又繽紛的時刻,飛機跳傘、熱氣球、爬冰川、觀星、看螢火蟲。
這種於旅途上開始的關係,輕易地進展得那麼濃郁。
可是於人生中這段關係的比例,顯然還是那麼薄弱。


在我們走了過萬里路之後,才儲夠踏出一步的哩數,翻越過那一點成為戀人的距離。
朝夕相對,走得愈近,怎麼卻沒有認識得愈深?
經歷這夢幻的二十二天,我跟你,要如何走下去?


Book Trailer:


----------------------
靛 x 格子盒作室 合作出版
一書雙封面 | 定價港幣$68 | 經已出版

| comments (0) | 靛的作品::[BK16,17]N4系列 |
2016 HKIFF mini note

[淨華塚 Cemetery of Splendour]
泰國 2015 122 分鐘 泰語 DCP 彩色 中文字幕
導演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泰國的軍人醫院。一直沉睡的男子們。長短腳的嬸嬸義工。編小童襪子來賣。通靈的現實少女。街上的食物攤販。醒來的軍人卻突然入睡。下凡的仙女姐妹。嬸嬸的美國人丈夫。通靈回來的兒子。現實的樹林與異度空間的皇宮。如果要醒來請把眼睜得大大。到底甚麼是清醒。


一群軍人無端害了昏睡病,女義工來到臨時醫院照顧這些離奇病人,通靈女孩感應下,她和昏睡的俊兵哥感通,能夢其所夢,見其所見。昏迷軍人,原來給古代泰王徵用靈魂東征西討,俊兵哥上了女孩身,跟女義工把臂神遊帝宮。今古時空通過肢體與想像交疊,廢墟中大話西遊,畫面越平靜越見震懾。一將功成萬骨枯,浮誇今亦成廢土。療癒燈光中,人鬼神的世界輕鬆幽默融合在眼前,氣魄、寓意浩大深遠,超越韋拉斯花古前作《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獲亞太電影大獎最佳電影獎。


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


[枝繁葉茂 Life after Life]
2016 80 分鐘 陝西話 DCP 彩色 中文字幕
導演 張撼依


中國的農村父子。兒子討厭燒柴暖牀嫌落後。父的五叔過身後指示已死之妻回來上了兒子身。為了挪走嫁入時種的樹。父的父轉生成狗「兒女滿村」。父的母轉生成鳥自由自在。妻挪樹遺願完成便走了。


山村陰陽調和,五叔果園的樹枯了人也盡了。秀英的遊魂有個心願,便走進兒子身體,找丈夫明春去替一棵樹搬家。明春倒高興替亡妻圓夢,順道帶她去見了她爸媽,她媽抱怨女兒怎麼叫你不來,不叫你卻來了。明春也思念逝去父母,秀英領他看到下一輩子的他們:一頭狗一隻鳥。魔幻故事人鬼和諧,還見巨石下山,羊兒跑樹上的超現實筆觸。但山村人去樓空,眼望一片荒廢大地,天人合一的有機體,在現代步伐中點滴消亡。賈樟柯監製,初執導的張撼依拍出韋拉斯花古式的動聽天啟。


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


[大草原小駿馬 Zud]
德國/波蘭 2016 84 分鐘 蒙古語 DCP 彩色
導演 Marta Minorowicz 演員 Batsaikhan Budee, Sukhbat Batsaikhan


蒙古草原上的遊牧家庭。牛羊狗馬滿山。父子馴野馬讓子學騎。兒友同玩野孩搏擊。野外生活不容易牲畜易死。父欠債惟有寄託兒子騎馬比賽的彩金。全部希望在馬兒上卻沒勝出。馬兒甚至吊點滴後倒下了。演後導演分享野外溫差極大為之蒙古語「Zud」(wiki)。全片極能表現自然之自然。


瑪泰米諾露華絲受業於華意達,是波蘭經驗豐富的紀錄片導演,得獎無數,這次深入蒙古漫天冰雪的高原拍遊牧家庭,與其說跨界染指劇情長片,倒不如說她看到嚴峻大自然天氣變化下的生命狀態,提供真的假不了的人生舞台,展現生存、生產,和生長的真實質地。11 歲的Sukhbat 正從襁褓童年過渡往承擔家庭責任的階段,幫手牧畜之餘,父親要他努力練騎馬,一路唱歌一路放膽跑,代表家族參加比賽。鏡頭很遠彰顯人在天地間的渺小,又很近捕捉童真面容及毅力的目光。

Polish documentarian Marta Minorowicz marks her narrative debut with this thrilling coming-of-age drama set against the brutal expanse of the Mongolian wilderness. After winter kills hoards of his parents' livestock, 11-year-old Sukhbat embarks on a transformative ordeal after he is forced to take on his father’s debts. What follows is a breathtaking series of physical and mental challenges, as a young boy, his horse, and the vastness of the steppe square off in a grueling 35km horse race.


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


[北非偷渡手記 Those Who Jump]
丹麥 2016 80 分鐘 法語 / 班巴拉語 DCP 彩色
導演 M. Siebert, E. Wagner, A. B. Sidibé


非洲馬里人把越過圍籬外那片土地定義為更好的生活。他們聚集在Mt. Gurugu山上遙望等候。計劃一起進擊圍籬。山上就是生活娛樂的地方。踢球比賽下棋唱歌跳舞。更多無所事事。他們當中有學識。拍攝者兼導演之一Abou更有學位也是記者身分。卻也要偷渡到西班牙。策劃的導演映後分享Abou於馬德里幾個月後現居德國的庇護所。

北非出現重重疊影,不在卡薩布蘭卡,而在摩洛哥跟西班牙自治城梅利利亞之間的古老山頭上。全非洲數以千計壯男來到這裏經年露宿,隔一段日子就打游擊衝擊高圍鐵絲網,邊防監察夜視鏡下他們鬼影幢幢,有人成功有人失敗,失敗的下次再來。Abou 是其中一個偷渡者,拿着攝錄機到處拍,拍到西方傳媒拍不到的趕走二五仔和馬里對科特迪瓦「細界盃」。黃昏美景坐在山頭望過去,看到機場飛機升降,如一塊跨洲跳板。有人問Abou影機何來,他說有人給他。此人,本片導演是也。
柏林影展Ecumenical獎。

Hundreds of young men sleep rough on the slopes of Mt. Gurugu, looking out across the fences at Melilla - a Spanish autonomous city on Morocco’s north coast. When the call goes out, they swarm the fences in the hope some will get across alive, and escape to a new life in Europe. Shot by Abou, one such dreamer, the film captures the daily life of these opportunists, while infrared cameras scour the hillsides, seeking out the next wave of illegal immigrants.
Berli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Ecumenical Prize.


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


[沒有人的文明 Homo Sapiens]
奧地利 2016 94 分鐘 DCP 彩色
導演 Nikolaus Geyrhalter


末日之後。人類的遺跡。自然的力量。放大聽覺。動態的寂靜。思考萌芽。禪。軍艦島。飛蟲。鳥。蛙。袋子。紙。水。沙。雨。雪。


近年科學界、出版界,與紀錄片頻道打龍通,推出「沒有人的地球」末世想像。來自奧地利的葛哈特大概認為電視太細、CG 太假,討論太消費淺薄,於是以在地真實拍攝,體現心中的荒涼情狀。起點是日本,先叫我們一起沉思福島──倉促撤出後的辦公室、公園、學校、商店,又定又長的鏡頭,風雨光暗下閱讀和感受。大不同你在荷里活大片碰到的新巴洛克式人工破壞,反擊其實是大自然。視覺慢慢抵達未來,文明的頹垣敗瓦,不在問:人類哪裏去了?而是問:我們究竟走到哪個地步啊?

A gloriously beautiful documentary of an unimagined future – the world after man. To the gentle noises of rain and birdsong – or amidst an even more striking silence – Geyrhalter surveys man’s creations, the monuments and detritus of the post-industrial age that survive and decay in a post-human world. Gradually becoming parts of a renatured landscape, cathedrals and shopping malls, playgrounds and factories, fields and laboratories are transmitted into exquisite skeletons and tableaus in these haunting portraits of the world without us.


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


[21世紀淘金之城 Eldorado XXI]
葡萄牙/法國 2016 125 分鐘 西班牙語/克丘亞語/艾馬拉語 DCP 彩色
導演 Salomé Lamas


五千公尺上的白雪峻嶺。60分鐘的漸暗礦石山路。上落不絕的礦工。收音機訪問的控訴。閃動的頭燈。黑色石山上敲鑿搜尋的婦人們。葉子巧克力午餐。聲討會議。雨雪下的聚落小鎮。黑夜山中祈福儀式。盛裝嘉年華。教主的祝福。黑色礦山。白雪峻嶺。

秘魯小城La Rinconada 位於海拔五萬一千米,是人類聚居最高點。但天堂原來不在高,這裏一心來淘金的居民,更像活在地獄,一個風景美得叫人屏息的地獄。鏡頭做了個大膽創新,前半凝在漆黑山上,淘金者絡繹不絕很嚇人,畫外音響起電台訪問,一個個悲劇如泣如訴,黃金難淘,強盜、槍彈、酒色與屍體卻易見。後半影機動了,去看大山大湖,民居小巷,白天黑夜,靜觀日常,一張張陌生臉孔,像先前畫外音的主人,像都可以識別。宗教儀式過後,我們明白過來,人愛活在夢裏。

The near-hallucinatory landscape of the cold, barren roof of the Andes and the men and women who toil like ants beneath its surface to find gold hardly evoke the dreams of Eldorado that once led Spanish explorers to die mad or starving in desert and jungles. As this documentary argues, in the Peruvian town of La Rinconada, gold is as much a nightmare as a dream, as myriad stories and voices tell us while the labor of the mines provides a stark, hellish backdrop.


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四葉チューリップ花


[深海光年 The Pearl Button]
智利 2015 82 分鐘 西班牙語 DCP 彩色 中文字幕
導演 Patricio Guzmán


水晶中的氣泡是一個宇宙。宇宙充滿了水份。來到地球孕育成生命。智利阿塔卡馬沙漠。原住民以水為家。相信死後化成星。回到宇宙的水中。被迫害的原住民。以一顆貝殼鈕扣賣身。被綁上一截鐵路路軌葬身大海。最後他們真的跟超新星中的水份相遇嗎。


如果深海蘊藏記憶,它到底記住了什麼?億萬光年以外的星宿,是否亦如地球一樣恃強凌弱?一顆珍珠鈕扣,揭開南美原住民慘遭白人殖民者洗劫的歷史。從海底撈起的鐵軌,蝕進其中的鈕扣,亦見證了皮諾切特獨裁政權屠殺異己的慘酷真相。擁有最長海岸線的國家,原住民相信人死後化作星辰,然而蒼茫大海最終卻成了無數亡魂的葬身之所。智利紀錄片大師古茲曼繼《星空塵土》(35 屆)後,再以此影像詩篇驚艷柏林影展,令評審團破格把最佳劇本獎頒予此非劇情片。

Less a documentary than a meditation on Chilean history from director Patricio Guzmán Nostalgia for the Light, 35th). Is it about those who lost the land in its earliest days, the indigenous people whose descendants live at the edges of the modern world? Or does it still embody Guzmán’s concerns with the disappearance and distortion of the Chilean dictatorship? A pearl button can be a trinket, or a relic or a site of memory... Berli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Silver Bear Award for Best Script.


| comments (0) | 視聽娛樂::電影.劇集.劇 |
插畫師之上色日常

這種出版物上色工作,已經做了超過15年了,當然技藝一直進步--在平衡畫風、時間、質素與價錢之間,近年可以花更少的時間,做到比以前更好的畫面。

工作來說,我還是主要以手繪畫草圖,scan入電腦後,在painter勾線上色。以我所知很多插畫師都是在PS畫畫,可是我由一開始(指我畢業後入行到出版社當畫師那時開始),因同事介紹我用的畫板,會跟來一套免費的Classic版Painter, 9.5、11、X3到現在最新的2016,一直都用這軟件畫畫。

Painter的好處是它已經預設了一般畫師用到的畫具媒介,如水彩、粉彩、鋼筆、甚至是一些特別的筆觸如煙霧、毛毛、星星等等,不用額外花時間去define brush pattern。以基本使用、有效地完成工作上需要的圖,這非常方便。而當我想畫原創多變的畫風,就是由這些基本演變,就像不同的店家用不同的配方,煮出獨門撚手菜一樣。

繪畫是很夢幻詩意的事,但畫工作插畫,「好用就手」還是比較重要。當興趣變成工作,除了技藝,畫師對於各種畫面的「生成方法」能否純熟操控,則是能否按時完成工作的關鍵。

p.s. 這畫的上灰tone大概花了30分鐘。



| comments (0) | 亂作動::畫 |
夢囈 2016.3.5 - 00:18

因為買了一棵薄荷葉,於是伏在窗邊看黑暗中它的剪影。想起包也喜歡趁黑夜人們全都睡了,無聲無息地跳到沙發上伏在同一個窗畔。當我們偶然半夜醒來上廁所,被發現的他也沒所謂,繼續蹲著,就似是表達:白天這是你們的地方,晚上位置便屬於我的。

包還年輕時,他會在沙發上跑來跑去發泄他的精力,半夜時真的吵得很有活力。後來,他都只是靜靜地坐著,黑黑的眼睛應該是看著窗外的燈火吧?回想起來就會覺得他也蠻有意思的,會找個喜歡的地方看黑夜的風景。

然後呢,白天來臨之前他就會下來,回到廚房他的廁所附近,會聽到他舔水樽那小鋼珠的聲音。每當聽到那清脆但微小的「噠噠噠⋯⋯」聲,或是看到他大口大口在吃牧草,就會有一種家長式的安慰--我的孩子還真乖!所以某程度上我以為自己蠻了解為人父母的感受。

只是我錯了。我的喜好只限於動物,甚至是一棵樹一塊石頭,也比一個人類小孩值得我關注。當我不必去討好其他人,可以忠於自己的想法,我會說我真的一點兒也不想跟小朋友扯上關係,我不是討厭小朋友,我討厭的是人類,所以我也很討厭自己。這樣的世界到底為什麼還要把大魔頭似的人類繁殖,人類已經夠多夠可怕,多少人做的所謂好事根本抵消不了一個人活一輩子所累積的孽。

除非,所有人活在危險的野外,活不過二十,每天都要為生存而犯險,很多會為此而活不下去。這樣的人類,才可以存在。

試問這樣的想法又怎會得到認同?認同是指,人是不可能走回頭路的,世界一定會發展到現在這種狀態。假若人類沒有一直減少,世界就不是美好的了。

如果這種能量是一門破壞力,在侵蝕我自己,也許是好事。少了一個人類,就是世界的福祉。

夢囈 ~完~

| comments (x) | 嘀嘀咕咕 |
猴年・亂寫幾字

過了兩個新年了,真正新的一年來了。

年廿九那天,先在吃早粥時摔破了碗,然後在大掃除時親手敲爛了郵購來的玻璃水心戒指,雖然那隻是瑕疵因而有另一隻補寄的(卻有另一些瑕疵),仍馬上極之心疼,暗罵自己「懞咗」。但又即時想到,心肝寶貝真是個「罣礙」。由一開始心大心細決定不了買不買心頭好開結,已經明白到凡是慾望都是罣礙。好了,摔破了,就少了一項,不用再記掛。也是好事吧?

這幾天天氣和暖,霧氣剛散了。每當春霧罩港,心頭便有所思,因為我第一次有愛人時,經歷的就是這個溫度。也許,我在意的一直都只是那時候的事情,剛好伴隨這種天氣,心便動了,心血來潮亂寫幾字,而不是因為明天是情人節。


罣礙的遺照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還好

還以為我會把包最後一個消息一直保留著,也許等一些日子才說出來。所以我才會在昨天早上貼了那段「食到做賊咁」的短片。因為這段片他看起來很精神,可以留個安心印象。
網上,最好報喜不報憂。我盡可能不太詳細寫包的情況如何「不好」,因為描述痛苦散播傷感,無濟於事。
這幾天每天早午晚都是為包拍,甚麼都拍,就是他的日常,都會拍。

人的記憶很不可靠,這是我上一隻兔子weewee走了之後,年復年過去的結論。記得的,漸漸只有那些照片或影片上見過的,才會有明確的印象,其他的片段,也許仍會有個影子,但當中的細節,都已經模糊了。
於是手機中,滿滿都是包的照片,他的日常。
但讓大家看到的,都是包還好的一面。
不過我想大家都會明白那些蛛絲馬跡。

包2013年6月患側頭,治好了。2014年2月又確診左手手背長了惡性腫瘤。(為何不做截肢手術的決定就不再重複了)就算是長在手上,近2年的時間,也能想像,可能會不太好。
不太好就是,已看得出來在受苦。(其實一直都看得出來吧?)

讓包走的念頭始於今年3月。好朋友的一位在學習動物傳心的同事替我傳心問包的情況,不質疑準確與否,結果不難想像。包討厭吃藥,也很不舒服。而我一直以為他還好的。
5月,腫瘤開始上移。心理準備更強,這一天,終歸要來。

我想包有時候尚算可以。他的強項是很會吃,就算手上長了那麼一個巨型的壞東西以至行動不便,他還是可以狂吃。當然前題是我們提供自助餐式的美食,務求供應他最喜歡的款式。他最乖的地方,就是那一排從不用主人擔心的靚牙和永遠都蠕動良好的腸胃。這21個月,有大半時間,包是有腩的。
所以,當近來包的便便開始細粒,胃口開始變差,真的明顯很瘦,都會知道又再近一點。

有朋友認為我應該照顧包到其自然歸老,也會有朋友覺得包已經受夠多的苦了安樂善終無可厚非。
不再讓他受苦,還是一起走到最終點,真的很難抉擇。
每一個決定,無論有多少人有千百個意見,最終都是主人和其家人的決定。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

包某程度上代表我。經歷這21個月「每晚趕回家餵藥、外出要就照顧包的時間」的日子,只要是認識我的人差不多都會知道我身邊有隻腫瘤兔。
所以我還是想就此讓大家知道。包,已經到彩虹橋了。
難過是一定的。只是,仍在人間的,還好。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愛護。
感謝家人的體諒和愛。
感謝包來跟我們度過這七年。
我們會再見的,還好。

p.s.只希望大家也別太傷感。
這邊還好,只是有點累。
挑這張相是想突顯包真是很能吃。照片拍於11月23日。




| comments (0) | f.a.m.i.l.y.::Ah Bao.W.The Rabbit |
空白

空白。

當寫了vv那篇,突然想罵一下。
其實一點創意也不剩了。
畫畫的技藝也單靠幾個月就退步到一個陌生的地步。
仍只想逃避。只是想埋怨。
任何鼓勵都起不了作用,包括宇宙的。
因為已經徹底失望了。

然後應該會突然間有一天清醒過來。
覺得還有希望,還是應該再試試的。
到時甚麼時候是清醒根本沒有定論。
無論那一邊都厭倦了。
倦了。
真的很倦了。

空白。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7

Weewee,其實,早在幾天之前,我已經開始想到你。2015年,你走了7年了。
如果一個人的所有細胞7年更新一次,那麼,我身上再沒有跟你一起留下的細胞了,是嗎?
我覺得今年,關於我的很多事都變了。改變一直都存在,只是感覺上,這一年,轉變得特別多。最主要的,是我的心態吧?我好像離你近一點,我想你會明白的。
你知道的,我最著緊的包小朋友,他仍然在。我深信你也有份保守他,教曉他留下來的勇氣,雖然我們都知道,那有多不舒服,但包小朋友還是樂意多留一會,因為他也不捨吧?
假如這一年,他要走了,請你好好迎接他,或是拜託你曾經所在的朋友,好好安慰他,好讓包小朋友不會太惶恐。我知道,你會看顧我們,不管在哪。
你好嗎?我很好,我們都是。
想到你的豬丙樣,肥奪奪,還是會笑。
就請你在另一邊,何方也好,多多保重。
我們終有一天能再見。


2008.5.12



| comments (0) | f.a.m.i.l.y.::Weewee The Rabbit |


:: @this moment ::

::: 靛的最新作品 :::

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

N4《厄爾尼諾與拉妮娜》N4《厄爾尼諾與拉妮娜》

:: @web ::



Instagram



靛@香港閱讀城
::My Booksh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