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ENDAR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17 - 09  >>
:: NEW ENTRIES ::
:: COMMENTS ::
    【澳門藝穗節】異國.異夢(舞蹈)
    希臨 |
    【Making of《#抉擇代理人》:最黑的黑色】
    | Zoe |
    新的舊書
    john |
    2013-05 Moments ☯ Make a Wish
    Vanilla |
    2013-04 Moments ☯ Easy
    rona |
    2013-01 Moments ☯ Happy New Year
    |
:: CATEGORIES ::
:: LAST YEAR TODAY::
    去年的今天沒有記事...
:: ARCHIVES ::
:: LINKS ::
:: Search Box ::
    搜尋blog內文章:
    搜尋伊靛園或Google:
:: OTHERS ::
    處理時間 1.376373秒
    其他統計: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溫習的片段

7月9日天氣晴,大太陽意味著溫度高,本想出去走走也怕曬而擱置。
最近很偶然能畫不太喜歡的圖,今天又放緩,於是冷氣沒開只吹風扇下躺在牀上看《廣島末班列車 1945原爆生還者的真實故事(修訂版) 》,一口氣看了一個chapter。這書每頁有近千五字,專心程度可想而知。
看完了,日落黃昏。七月初,有種放暑假的感覺。又因為躺在雙親的牀上看書,就似中學時代備考溫習的片段。
一樣的夏天,一樣的日落。而我,早已經離開那個自己好遠好遠、一個細胞也不剩了。
聞說所有時空本來沒有先後次序可言,全都存在於同一點上,只是意識經驗的不同。所以那個溫習片段,只要在腦內出現,就等於經歷過一次。同樣,今天看書的片刻,某刻再次出現,就會保持新鮮。
希望當七月過去之時,平安感能一直累積。
一個月又一個過去,還是總會好過來的。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白蟻

還有半個月,2017年的一半就過去了。
因為家中發現白蟻,由最初的大恐慌,到一星期後治蟲那天的大混亂。
過後塵埃落定,要等10天讓藥力發作,白蟻都死光後才可以大掃除。
對於「與蟻同眠」不能習以為常,先由最表面的雜物開始清理,落藥第二天,先對付牀底兩個抽屜,把近乎所有手袋包包⋯⋯全數丟棄。我有再次想起當中幾個,因為它們都是我喜歡的、覺得還會有用的。可是事實證明,我不會再把它們任何一個掛在身上,因為它們舊了、有味道、過了時⋯⋯甚至是太重。
我不能想像,原來多年不見天日的角落已經發霉了,相信整個牀下都是。假如我每一晚都睡在這樣的地方上面,怎可能有正向的能量?
首輪清洗是個新開始,第二天我便收到約見工作的電話,即使最後可能不成事,但真的有效。
今天是落藥第六天,再次有心情,早上把牀下的大櫃格所有雜物去留和清理抹淨,下午再做下半個衣櫃。再次勞動不那麼累了,只是蹲得太多突然脫痔,下午還不怕死繼續清掃工作,害得小菊花變成了一個血波⋯⋯ 我終於嚇得晚上只敢躺著上網,坐起來也左傾右斜的。真好笑,我竟然敢在這裡說自己有痔患,當然,因為不常發生,人生好像試過三、四次吧,自然自行痊癒那種。
於是我想,突然脫痔除了因為今天蹲得太久、太忙少了喝水之外,還有甚麼玄機。肛門是排走廢棄物的部位,排便過份使勁就可能引發痔患。
是吧?過份使勁是會有反效果的。所以未來的清掃大計,要量痔而為才行。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三個月小事 2/4

6月9日
又一星期報廢了。
事緣是,上個周末獨自在家發現(最初不知道但後來證實了是)白蟻的痕跡,自此之後,直到今天,心情就沒有平穩過,重覆著———不安、驚恐、茫然、空洞的情緒。非常偶然出現過安全性,瞬間就被不確定的懼怕吞沒。
還以為自己夠成熟了,而其實我應該知道,我是完全沒法獨自一個去面對,前所未見的困難。這種困難其實不可怕的,只是因為沒有遇過,就會panic,就會不知所措。即使我已經搜集好需要的資料,知道大概要如何應對,可是當等待事情被解決的過程,不能確定的因素。我只能安慰自己,至少我不像港女甚至港男會被那些密集的小蟲嚇得半死。我害怕的不是小蟲,更不是數量龐大,而是我獨力根本沒法應付的困境,我只能,坐以待斃。
我已經一個月以上沒有想認真畫畫的渴望了。買了7色筆只能提起手亂潦些不見得人的草圖。
狀態已經維持了一年,6月18日,還有不到10天。成為廢棄物就此一年。以為會改變的自己、會見到的轉機,通通沒有出現。
要是只能這樣,也沒有辦法啊。
因為整個內心,每一個方方面面,都已經死清光了。
一點都不剩。
沒有辦法啊。

2017年6月9日,五月初十五,天晴、風和日麗、月圓明亮,20:58pm, 29.1°C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三個月小事 1/4

3月19日。上一次是在上年寫的日誌嗎?還以為有寫過。
早兩星期blog突然不能顯示,明明都沒有更新過,於是問問hosting公司。那邊後來回覆說把站擺會php版本舊一點的server,就沒事了。都沒有更新過,有些事情不用那麼更新。
2017年,已經過了快3個月,也就是四份之一。這個月不忙,多畫了很多練習畫。想練好畫人臉,真人的臉,然後畫外國人的輪廓。最初的目的,是想到大家應該都不喜歡漫畫風了,如果要改變,就想變得酷一點,認真的。想想自己想要甚麼,就畫認真的人臉。也許認真畫人臉其實也很過時,只是自己沒有做過,做的過程覺得會有一點點進步帶來的愉快,就值得做。
其實就是這樣,做自己沒做過的,從中得到點點滿足感,也許這就是人生走到這裡、仍能站得住腳的微小確幸。
自問還有甚麼能得到快樂?很早已經發現賺錢不能。買東西滿足物欲不能。到後來連出走去別的國家遊歷也不能。也許得到別人認同可以,但這種虛榮不是自己能力控制範圍內。
人越大,越想事情在控制範圍內,卻路越走,越發現沒甚麼事情在控制範圍內。唯一能控制的就是自己的心,靜坐變成了每天的必修課。11月23日入內觀營,12月4日出營,到今天已經有三個多月,大多數日子都有實行「寧短莫斷」的靜坐,只有兩天半放棄了,有靜坐的心,坐了幾分鐘就太累倒下來睡了。
現在已經沒有每天都嚴格遵從內觀的靜坐格式,時間縮短至平均半小時,有時加入伸展,隨心運用。不能叫內觀修習,但還是一種鍛練,每天都有這種需要。

這裡留下來沒甚麼目的。甚至連新領養了米糍也沒有開一個新欄。2017年,離出生已經走過快4個10年。還有甚麼值得興奮,激動離自己越來越遠。早就開始明白一位舊同事當年的淡薄,也許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
每天只做很少的事,畫一張畫,休息一下,跟米糍玩玩佔據了很多時間,因為這難得快樂。
不知道會怎樣。十年二十年前的自己不能想像今天會怎過,同樣今天也不能想像十年後今天會怎過。只知道,到時我已經失去了很多,亦得到了更多。
2017年3月19日,二初廿二,霧,11:40am, 19.6°C。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倒數十日


12月21日,冬至,吃過豐盛的做節大餐,意味將迎來這一年的最後十天。
感覺上,每年的這十天都會不知不覺中過去,平安夜、聖誕日、boxing day、除夕⋯⋯ 倒數十秒,實在太豐富,就完成了。
新一年是好,新開始新希望。可是,還是不想這一年那麼快便成為歷史,不想自己那麼快又長一歲。
以前的人會說,人愈年長,時間過得愈快。現在,就連年輕人、小朋友的時間都走得過快,時間表被塞得滿滿,一點都不剩。
是誰偷走了所有人的時間?那位應該會是全宇宙最富有的,擁有無限的時間。
無限是最寂寞,只要懂得珍惜,十天也是福氣。2016最後240小時,14400分鐘,864000秒,要數,還是可以有很多。
無論決定怎麼度過,也將會是美好的時分秒。
冬至快樂。讓我們倒數十天,讓2016年一天一天的慢慢離去,好好告別這一年的自己。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最後一年


很頹的星,也許牠不過想,稍息一會。(攝於海洋公園 2016.11.11)


過了今年生日,迎來30歲的最後一年了。
相比起20歲的最後一年,這趟來得豁達得多。十年前,我將面對人生中的巨變,由別人的太太變回單身,一直至今,我想,一個人的生活真的比較適合自己。
如果意念真的能創造實相,也許這就是結果。又因為人大了,再沒法輕易動感情,也因為自己好宅,根本不可能遇上有可能的對象。只要這刻覺得自在,也沒所謂吧。
事實上,十年前的我完全沒想像過,到底2016年的自己(可以)是怎麼樣子的。
結果,今年我換了心態,放下創作,放下繪畫,所有一直以來珍而重之、努力不懈的事物,全都丟下了。而,我沒有計劃,本來想做的,都沒有做過;我甚至覺得,這樣,也沒所謂。
沒所謂。
我想自己不會一直這樣下去吧?沒可能吧?可以自在不易,到底逃避是甚麼,甚麼是逃避,差不多半年了,我還未得出答案。
距離給自己的期限還有一點時間,也許期限過去仍是一無所獲⋯⋯要是這樣,也沒辦法呀。
既然,人生重要的東西,差不多一件也不剩了。
當然,我更不可能想像十年後的自己的模樣。
只想說,未來的,要找到一個對的方向,努力加油。
那麼餘下來的半生,才不枉過,啊。

2016.11.12 21:31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平凡的後裔

前晚電視終於播放《太陽》特別篇,我特意錄影下來,甚至煞有介事留待今天完成了工作後,晚上重播來「獎勵」自己。
一小時的節目,看著看著,發現原來#1只是劇集的精華片段,完全沒有花絮。我期待的是沒有看過的東西,NG又好刪剪片段也好,結果沒有,可是我仍然攤坐在電視機前重溫一幕幕記憶中的片段。事實上,即使當日我把全劇看過了一遍,其實我並不覺得這是一套好劇,《星星》比這好多了。而就算我覺得不太好看了,我還是沒有放棄,因為,我想自己能夠平凡一點。
我漸漸覺得,自己已經有太多太多的喜好、價值觀、要求、想法跟「舒適圈」內的人不一樣,我不明白大家所追求的、渴望的、想要的,甚至是簡簡單單每天勞心神花時間去做的,有甚麼值得去追。
我想學習了解,於不過分勉強的範圍內嚐試,喜歡最平凡的事。
當太多人追求獨特,便變得平凡。平凡沒有甚麼不好,空白沒有甚麼差勁。曾經我最害怕的,此刻我要讓自己成為。
正如這篇,正是。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下深水禮

今年已經下過兩次水了,包括經歷「大池的鍛鍊」,就是能自由游過大池,自覺再也沒甚麼好怕的。

然而今天貪玩到陌生的摩利臣山公眾泳池,事先查證過有大池訓練池準沒問題,一跳入水中一驚:「點解咁深既?」看得出這個泳池已經有些歷史了,可能因此設計上比較「大膽」。好像以前遊樂場的設施,摩天的滑梯、毫無保護的攀爬架、高速氹氹轉⋯⋯都是以「要好自為之」的身手才能駕馭的。舊式的大池也是這樣,兩邊池邊是1.4米,以我1.63米的身高只能露出個頭,而僅僅不到2-3米以外就已經過頭了。似乎這樣才有上世紀的「大池風範」吧?

明明,今年已經游過大池了(但那次我先在訓練池warm up了20分鐘),而且我早就可以non-stop暢遊數百米了⋯⋯可是當我一下子來到比平常深的設計,我還是好驚,想找訓練池,原來在室外(不行!不能曬黑!)⋯⋯在大池中,一直一直「吸」在池邊,沒法直接游過對面。甚至不斷想放棄,太可怕了,真的會死啊⋯⋯

我一直很驚,每當游不到幾米就「吸」到池邊,每一次放手出去,都只能多游1米(甚至可能沒有)。我才明白到,原來我不擅長游泳。我能在訓練池游1千米又如何?一下子來到深水,就怯到這個爛樣子。

雖然不停這樣想,但我沒有上水。也不是堅持甚麼的,只是想:「嗯,多游幾米也可以⋯⋯再多游一點⋯⋯都OK嘛⋯⋯還可以嘛⋯⋯」就是這樣溫溫吞吞了半小時。直至我看到兩個大概十歲左右的男生女生,沒有戴泳鏡,輕輕鬆鬆的背浮越過池中央,那種無畏自在令我突然有所覺悟,讓我持續對自己說:「不用到池邊⋯⋯管理好呼吸就行了⋯⋯留意節奏⋯⋯注意力量不要勉強⋯⋯」終於我能夠放開包袱,持續不停地游到對面。就算迎頭遇上一堆人,也能冷靜地穿過當中,一次又一次,順利抵達彼岸 XD。

其實我也沒敢發力操水,只能以柔制剛mode緩緩前進。在深水的陰影區,我無法挑戰自己的體能,我的膽子是這麼的小。最後我只多游了15分鐘,在最後一round之後能「突破」自己多來100米,但就運背泳的躺著也不敢試。上水後我心想不要再來這裡游了,總是戰戰兢兢沒法好好的爆發力量似乎不夠意思。

可是當我寫著這篇,我又想到其實我應該繼續「挑戰老大池」,到訓練池爆發是需要,到老大池克服心理障礙也是一種進步。

活到今天,我總算明白了。我只能以自己的pace來學習或做事,一點兒都不能勉強。

只要我願意,就一定會做得到。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Lampworking

Lampworking bean
太神奇了,希望有天能去學試試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喜歡流連的網頁

天文台 看雷達圖
google map 看街道
pinkoi 看不會買的精品
feedly 看幾百個中只有幾個會更新的news feed


| comments (0) | 嘀嘀咕咕 |


:: @this moment ::

::: 靛的最新作品 :::
>>最新畫作按此<<

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

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new!!
試閱@Facebook
N4《厄爾尼諾與拉妮娜》N4《厄爾尼諾與拉妮娜》

N4《厄爾尼諾與拉妮娜》
試閱@Facebook
[圖·文] 
定價HK$68.各大書店有售

...................................


TVB《ThinkBig》創作分享


TVB《激優一族》訪問


:: @web ::



Instagram



靛@香港閱讀城
::My Booksh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