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ENDAR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2017 - 11  >>
:: NEW ENTRIES ::
:: COMMENTS ::
    【澳門藝穗節】異國.異夢(舞蹈)
    希臨 |
    【Making of《#抉擇代理人》:最黑的黑色】
    | Zoe |
    新的舊書
    john |
    2013-05 Moments ☯ Make a Wish
    Vanilla |
    2013-04 Moments ☯ Easy
    rona |
    2013-01 Moments ☯ Happy New Year
    |
:: CATEGORIES ::
:: LAST YEAR TODAY::
    去年的今天沒有記事...
:: ARCHIVES ::
:: LINKS ::
:: Search Box ::
    搜尋blog內文章:
    搜尋伊靛園或Google:
:: OTHERS ::
    處理時間 1.30191秒
    其他統計: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一年]


2013-Apr-25

[一年]
11月30日,阿包離開,已經一年。
日子過了才寫這篇,不是因為包媽忘記了,只不過一年,這日子怎麼可能忘掉?相對地包媽真的忘了11月26日阿包來我家的紀念日,這都是因為,這段時間進了禪修營修練,沒有手機沒有聯繫,昨日早上才回到人間。期間的思維,也真非如平常日子。
11月30日那天,是在禪修營中的第七天,大致已經對刻苦的靜坐適應過來,惜對凡塵仍念念不忘。由前幾天開始,對阿包的思念已經與日俱增,紀念日當日早上,更夢見阿包,他一動不動被抱著,左手上有點腫脹,看著心裡一慌,怕他痛,仍想保護他。
夢境就只有這一瞥,晨鐘在清晨四時打響,要起來修練了。
當時,鼻子曾輕輕一酸,但沒有多少傷感持續,念頭來了,由它遠去。時間剛好,修練正正不斷提醒了「無常」和「平等心」。心裡平安地想,阿包現在已經很輕鬆了,希望他在人間又好、在哪都好,都好好的,願他快樂。

一年過去了。這年三月,我開始到街上餵浪浪喵,由阿婆貓喵子、靚靚金子,開始到肥金、黑花,後來再認識了狐狸和大王,還有比較少見的公園喵和德田喵。當然也認識不同的愛浪人,一起交流。
餵浪浪成了我的愛心出口,但又能暫時避開照顧終生的責任。並非不想負上重責,只是,暫時來說,還是覺得以這樣方式、距離跟動物相處,最適合這個時期的我。

禪修營在山中舉行,參與時不能犯戒殺生,所以連蚊子也只能趕不能打。山中當然有蟲蟻,還有牛牛,常常趁在我們於禪堂靜心打坐時,於外邊大叫幾聲「哞~」,受著打坐之痛的我,不禁會心微笑。
能愛眾生很好,雖然未能茹素,但仍然希望能再進一步減吃肉量,做自己能做的。
願,一切眾生快樂。
May all living beings be happy.

| comments (0) | f.a.m.i.l.y.::Ah Bao.W.The Rabbit |
1年


いのちの記憶  かぐや姫の物語

あなたに触れた よろこびが
深く 深く
このからだの 端々に
しみ込んでゆく


被你輕撫的喜悅
如此深深地 深深地
滲透到身體的 每一個角落

ずっと 遠く
なにも わからなくなっても
たとえ このいのちが
終わる時が来ても


直到遙遠的地方
或許什麼都已經遺忘
就算是生命 即將走到盡頭

いまのすべては
過去のすべて
必ず また会える
懐かしい場所で


如今的一切 過去的一切
必定還會再相會
就在令人懷念的地方

あなたがくれた ぬくもりが
深く 深く
今 遙かな時を越え
充ち渡ってく


你給我的溫暖 如此深刻地
超越亙古至今 在遙遠的時空
就這樣滿載而去

じっと 心に
灯す情熱の炎も
そっと 傷をさする
悲しみの淵にも


壓抑在心中 那點燃熱情的烈焰
也悄悄地摩擦著傷口
也照耀著悲傷的深淵

いまのすべては
未来の希望
必ず 憶えてる
懐かしい記憶で


如今的一切 未來的希望
必定還記得
就在令人懷念的記憶裡

いまのすべては
過去のすべて
必ず また会える
懐かしい場所で


如今的一切 過去的一切
必定還會再相會
就在令人懷念的地方

いまのすべては
未来の希望
必ず 憶えてる
いのちの記憶で


如今的一切 未來的希望
必定還記得
就在生命的記憶裡

譯詞來源


| comments (0) | f.a.m.i.l.y.::Ah Bao.W.The Rabbit |
8

親愛的Wee老大,我在想,前天我夢見阿包,是不是你們的意思呢?我們預先重逢了,把包抱在懷中,好好保護著他。
8年,今天,我終於孤身一個。你接走了阿包了,是吧?你們在彼邦,生活都過得好嗎?
今年3月,我開始到附近餵流浪貓,喵子、金子、肥金、黑花,他們都成了我的愛心輸出點,讓我有個精神寄託。
不知道,包會不會真的在2019年回來。你呢?你會回來看我嗎?也許,你已經回來過很多次了,只是遲鈍的我不知道。
Wee老大,當你跟包都離開以後,我感覺到一個階段完成了。我已經由你們每一個小生命出現的契機中,學習到此生要懂的事,就是堅強的面對別離。如今,我不再為你們而痛心,只留下一絲的傷感,其餘的全都是快樂、開心、滿足、愜意。那真是太好了,能夠遇上你們。
也許我已經開始了另一個人生。從此以後,就請你們,都在我的心坎裡,使我完全。
感謝你,Wee老大。每一年,離我們再遇的那境地,都會再接近多一點。

7


| comments (0) | f.a.m.i.l.y.::Weewee The Rabbit |
還好

還以為我會把包最後一個消息一直保留著,也許等一些日子才說出來。所以我才會在昨天早上貼了那段「食到做賊咁」的短片。因為這段片他看起來很精神,可以留個安心印象。
網上,最好報喜不報憂。我盡可能不太詳細寫包的情況如何「不好」,因為描述痛苦散播傷感,無濟於事。
這幾天每天早午晚都是為包拍,甚麼都拍,就是他的日常,都會拍。

人的記憶很不可靠,這是我上一隻兔子weewee走了之後,年復年過去的結論。記得的,漸漸只有那些照片或影片上見過的,才會有明確的印象,其他的片段,也許仍會有個影子,但當中的細節,都已經模糊了。
於是手機中,滿滿都是包的照片,他的日常。
但讓大家看到的,都是包還好的一面。
不過我想大家都會明白那些蛛絲馬跡。

包2013年6月患側頭,治好了。2014年2月又確診左手手背長了惡性腫瘤。(為何不做截肢手術的決定就不再重複了)就算是長在手上,近2年的時間,也能想像,可能會不太好。
不太好就是,已看得出來在受苦。(其實一直都看得出來吧?)

讓包走的念頭始於今年3月。好朋友的一位在學習動物傳心的同事替我傳心問包的情況,不質疑準確與否,結果不難想像。包討厭吃藥,也很不舒服。而我一直以為他還好的。
5月,腫瘤開始上移。心理準備更強,這一天,終歸要來。

我想包有時候尚算可以。他的強項是很會吃,就算手上長了那麼一個巨型的壞東西以至行動不便,他還是可以狂吃。當然前題是我們提供自助餐式的美食,務求供應他最喜歡的款式。他最乖的地方,就是那一排從不用主人擔心的靚牙和永遠都蠕動良好的腸胃。這21個月,有大半時間,包是有腩的。
所以,當近來包的便便開始細粒,胃口開始變差,真的明顯很瘦,都會知道又再近一點。

有朋友認為我應該照顧包到其自然歸老,也會有朋友覺得包已經受夠多的苦了安樂善終無可厚非。
不再讓他受苦,還是一起走到最終點,真的很難抉擇。
每一個決定,無論有多少人有千百個意見,最終都是主人和其家人的決定。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

包某程度上代表我。經歷這21個月「每晚趕回家餵藥、外出要就照顧包的時間」的日子,只要是認識我的人差不多都會知道我身邊有隻腫瘤兔。
所以我還是想就此讓大家知道。包,已經到彩虹橋了。
難過是一定的。只是,仍在人間的,還好。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愛護。
感謝家人的體諒和愛。
感謝包來跟我們度過這七年。
我們會再見的,還好。

p.s.只希望大家也別太傷感。
這邊還好,只是有點累。
挑這張相是想突顯包真是很能吃。照片拍於11月23日。




| comments (0) | f.a.m.i.l.y.::Ah Bao.W.The Rabbit |
7

Weewee,其實,早在幾天之前,我已經開始想到你。2015年,你走了7年了。
如果一個人的所有細胞7年更新一次,那麼,我身上再沒有跟你一起留下的細胞了,是嗎?
我覺得今年,關於我的很多事都變了。改變一直都存在,只是感覺上,這一年,轉變得特別多。最主要的,是我的心態吧?我好像離你近一點,我想你會明白的。
你知道的,我最著緊的包小朋友,他仍然在。我深信你也有份保守他,教曉他留下來的勇氣,雖然我們都知道,那有多不舒服,但包小朋友還是樂意多留一會,因為他也不捨吧?
假如這一年,他要走了,請你好好迎接他,或是拜託你曾經所在的朋友,好好安慰他,好讓包小朋友不會太惶恐。我知道,你會看顧我們,不管在哪。
你好嗎?我很好,我們都是。
想到你的豬丙樣,肥奪奪,還是會笑。
就請你在另一邊,何方也好,多多保重。
我們終有一天能再見。


2008.5.12

6


| comments (0) | f.a.m.i.l.y.::Weewee The Rabbit |
【6周年紀念日】

2008年11月26日晚上,我們在 兔協 HKRS - 香港兔友協會 Hong Kong Rabbit Society ,把原名叫「小籠包」的阿包接回家。

那時候上去兔協,本來是想看看另一隻心儀的兔兔。看見真身後才發現那兔的毛比看照片的想像中長,由於我們都想要「最短毛」的兔種,所以以為這次又落空了。誰知道,當我們隨意看看別的兔兔時,發現了細細粒的阿包。牠才剛剛來到兔協,連編號檔案都還未有,當然也未有人認領養。

就這樣,我們一致決定帶阿包回家。

六年了。

去年六月,包患了側頭症,痊癒的後患是側了頭倒向左邊,雖然可憐,卻亦倒是可愛。

禍不單行,今年二月,包的左手長了個腫瘤,經過幾星期等待化驗,深思熟慮,我們作了沈重的決定--不接受截肢手術,只服食止痛消炎藥和補健品,讓阿包過優質的「善終生活」。

那時候,每天都做「死別」的心理準備。初期腫瘤於抽針化驗的針口爆發生長,為了不讓包舔咬吃掉腫瘤(會流血,並已因此而貧血),我們想盡辦法、找阿包滿意的物料包住腫瘤。而每次換包紮品都提心吊膽怕會出血大噴發,更試過因不懂止血而飛的去找馬醫生。

經歷了九個多個月,現在情況算是穩定。腫瘤會不停變長,但太長的部分也會壞死脫落變短,就這樣重重覆覆。

阿包仍能吃能睡能二便,偶然甚至會忍住腳痛到處走走咬家私搗蛋。阿包近月最愛的食物是粟米皮,醫生也同意這是高纖又美味的選擇。阿包可以吃很多,吃到生腫瘤之餘身形仍可以變圓。所以大家不訪也試試,買粟米煲湯時,撕下來的內層粟米皮可以給兔兔吃,他們應該會很喜歡的。

這次的絕症,我沒想過阿包可以撐到這個6周年紀念日。下次覆診將會是明年2月初,希望到時阿包仍然肥肥白白吧。

p.s. 影片中,是阿包初到的第一個晚上,在搭建出來的臨時籠內熟習環境。




| comments (0) | f.a.m.i.l.y.::Ah Bao.W.The Rabbit |
I'm so sorry, so so sorry to hurt you...

I'm so sorry, so so sorry to hurt you...包

今晚照常餵藥餵草粉的時候,我不小心,把你放在高地而沒確定你站穩就放開手,讓你跌落兩呎多的地板上,拼命掙扎也站不起來。
我馬上抱起你,安撫你,抱入懷中,我只能不繼地唸:「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慢慢地你好像平靜了。但我已經超內疚了,當然也受家人責怪。
突然家人叫起來,才發現我的衣領已一陣溫熱。
本來已經貧血的你,出血,血滲過層層包紮,濡濕了我的衣服、褲子。
我們真的嚇壞了,不過我還是要冷靜,馬上抓起你用的毛巾(剛好摺得四正夠厚)握住你的出血腫瘤手,施以壓力止血。壓了半小時,準備好包紮品,再一次經歷那些驚惶,把包在你手上的血套拆開。一層又一層,小心翼翼,確認了腫瘤出血的位置,血已凝固了,輕輕清理一下,塗點止血粉,再次包紮好,帶上手套,給你最愛的零食獎勵。
看著你照舊衝前討零食,心才安定下來,眼淚,才敢流下來。哭得很慘。
心痛死了,一家人都。我完完全全地內疚得要死,家人也不再責怪我了。

似乎沒事了,我輕輕放下包。引領他上廁所(他習慣了一回到地盤要上廁所去小便),輔助他回到毛巾上坐好之後,我才哭著去洗澡更衣。
包很願意吃東西,吃著坐著。出血過後,精神不好是一定的了。他會吃東西中途停下來,「冇電了」,停一陣子又繼續。
包攤長坐下,相信是平靜了。一家人輪流摸摸他,一家人都驚魂甫定。

對不起,包,我這麼大意是我錯了。
希望你休養兩天,血氣能回復過來,再次精靈活躍。

| comments (0) | f.a.m.i.l.y.::Ah Bao.W.The Rabbit |
6

Weewee,你走了6年了。

你好嗎?我很好啊!雖然有時有點沮喪、自怨自艾的,但比去年,應該是,踏實了。

我實在沒想過,或是不去想,包小朋友仍在啊!年初2月9日發現他有腫瘤,我真的以為,來不到今天了。但,他做到了,包小朋友仍在。有他在,我真的,有很多的快樂,覺得,他是我很重要的伴侶。我沒希望他一直都在,有一天就是多一天,希望Weewee老大你,也一同祝福包小朋友吧!

我想,你投胎了嗎?在哪一戶好人家在享福是嗎?我是這樣覺得,因為你在我這裡的這一世,是個福氣樣子。就算你投胎了,我相信也會繼續享福的。

要是你也在夢中想起前生認識的我,我們就在夢境裡一聚吧,甚麼時候都可以,我也會試試去找你的。

Weewee老大,你一直都在我心底裡,愛你。
5


2006年1月21日的我們


| comments (0) | f.a.m.i.l.y.::Weewee The Rabbit |
the show must go on



側了頭的包,可能是為了想有個枕頭,才自行長一個出來。


| comments (0) | f.a.m.i.l.y.::Ah Bao.W.The Rabbit |
一天就是一天


Dr Ma真係幾搞笑的,當我地發現包去到診所會出奇地乖巧依人、於是提出到包影張相(而預計醫生係在後而工作),Dr Ma聽言即時回頭擺pose,手正疊在包背上但影唔到。
距離發現手腫了,28日後,包第4次見醫生。

(以下有血肉描述,怕血者,請慎入)

由於家人都不想包截肢,所以沒有跟時間賽跑的想法。服食黑酵母和雲芝3星期,包左手上的腫瘤一直變大,兩星期前,開始被包lam至出血,初次見醫生時抽組織的針口不單止沒有埋口,腫瘤甚至由傷口爆長出來,我們花了多次研究,找到個不易咬脫的包紮方法,但後來還是不行,包開始知道左手有不好的東西,一直要咬包紮的繃帶,而自由慣了的小朋友完全不肯戴頭罩,來了首個難題,就是半夜包把繃帶咬爛,瘋狂lam甚至吃掉那個傷口爆長出來的腫瘤,以至失血不少,主人我只能神經質地每晚半夜醒來1-2次檢查,一發現流血馬上消毒再包紮。

幾晚下來,兔跟人的精神都變差,一星期前再帶去見醫生,看在不動手術前題下有什麼能做的,結果還是做了細胞化驗,也因為包眼瞼色蒼白,也驗了血。包是貧血,可能是因為流血太多,最壞情況也可能是癌細胞入血食血,那就是末期了;因為貧血,也沒法做手術麻醉。護士交待了有24小時夜診的診所聯絡,如果包半夜情況變壞,或是貧血變嚴重而抽筋,就要帶過去。

幸好,在我們經歷一星期膽顫心驚的半夜血驚魂、肯定不能再讓包出無謂的血後,包媽發明了用舊衣服縫製的全棉手套,套在包的手上,包似乎對手套比較滿意,測試兩晚過去,平安到天明,我們終於可以安枕。

可以安枕,但沒法無憂。今天回去見醫生,聽細胞化驗報告結果。包的手上,是有入侵性的惡性肉瘤,解決方法是要截肢。醫生詳盡解釋了情況,而家人還是極之不想已經側了頭的包再少了一隻手,所以結論是,讓包舒服一點過餘下的日子。

早晚一次,長期吃止痛藥,其中一種更寫明有睡意(包不能駕車和操作機械了?);除了黑酵母和雲芝,多配了Omega3油丸,加上草粉補充營養,包對每次食mum mum似乎愈來愈沒有耐性,換紗布也是心理質素的考驗,因為腫瘤動輒流血,包亦知道,由之前靜靜乖乖變得很不安份,愈來愈難搞。

其實包除了睡的時間比以前長了,和對左手很在意之外,託賴仍是行得食得訓得痾得。

只希望,包少受一點苦,我們會做能做的。兩星期後覆診。

已經沒去想未來如何,一天就是一天。

人生,本來就是如此。

| comments (0) | f.a.m.i.l.y.::Ah Bao.W.The Rabbit |


:: @this moment ::

::: 靛的最新作品 :::
>>最新畫作按此<<

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

N4.2《拉妮娜與厄爾尼諾》*new!!
試閱@Facebook
N4《厄爾尼諾與拉妮娜》N4《厄爾尼諾與拉妮娜》

N4《厄爾尼諾與拉妮娜》
試閱@Facebook
[圖·文] 
定價HK$68.各大書店有售

...................................


TVB《ThinkBig》創作分享


TVB《激優一族》訪問


:: @web ::



Instagram



靛@香港閱讀城
::My Bookshelf::